給我一個理由忘記

他是一個願意給我很多時間的人

一起之初我曾跟他訴說從前的傷患,說到心坎痛處仍是有止不了的淚水

那時他就說過可以給我很長的時間,讓我慢慢忘掉前人。

 

三年過去了,在2018年的第一個早上我依舊是睜開眼就哭

原因是在夢中遇見了帶給過我最快樂與最痛的那位

但枕邊的他卻沒有要責怪我的意思,反而繼續對我呵護備至。

夢魘為什麼要回來,我又為什麼要如此傷害身邊深愛著我的人…